清临汾乐

爱上了一对不知该不该爱的组合

脑洞[1]


-沙雕

-陈立农笔


我恍若看见你的眼角含有泪光


你不爱笑了


嘴角不再向上


而是微微往下垂


是因为什么呢?


是我离开你太久,让你受不了吗?


还是因为上次……我无意间翻开了你的日记?


你是在害怕吗,还是在边想着如何除掉我却又依恋我?


我不过是个替代品,不是吗


但你舍不得我了


因为你已经习惯了我的味道,尽管你的心里还有他


因为你已经习惯了我给你的感觉


因为你已经习惯了我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而不是你一个人去想一个死人


但是……


坤啊,我想永远离开你了


我想去我们以前没去过的地方


我不想当一个替代品,尽管我们已经爱上了对方


尽管我已经习惯了睡觉时搂着你


尽管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气息


……


对不起


还有,我爱你


To 我的坤


日常想念清风大大

清风的文真的是好看到哭😭

@°清风不还家

我的清风去哪了

她一定还在

只不过是我网不好,对叭

别吓我,我心脏不好😭😭😭😭

@°清风不还家

腐草为萤[01]

-新手

-无脑

“听说植物死去后会变成萤火虫哦”

又开始瞎掰了,蔡徐坤心想。

这是父母请来的第五个家教,姓陈,名立农。因为蔡徐坤从小就有点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而且去医院检查是天生的心理疾病,最好是不要和特别多人接触。所以只好把蔡徐坤一直养在家里,专门请家教来给蔡徐坤输导知识。

之前的四个家教不是接受不了蔡徐坤房内的阴森就是受不了蔡徐坤不灼热但令人头皮发麻的视线。

而这位陈家教,不仅是一位以心理学为专业的大学生,而且还是个个专业精通,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家教兼保姆了。

而当陈立农搬着行李来到蔡家私宅时,稍微有一点后悔。虽然可以不愁吃穿,但是一个大大的宅子里只有两个人住,和偶尔回宅子的蔡徐坤的父母,是真的好没意思的哦。

陈立农撇撇嘴,看到蔡徐坤的眼神开始涣散时就知道蔡徐坤现在肯定是不想再听课了,就放了蔡徐坤,让他自己去玩会儿。

而自己也能趁此机会去准备一下午餐。

星期一……蔡徐坤一般都是吃素菜,然后是……三杯鸡?

陈立农看着那张立在厨房门口的大表格,头疼的盯着那不知啥时候多出来的一道……嗯,很迷的菜。

“三杯鸡是什么东西,三个杯子里装三只鸡吗……”陈立农默默的嘀咕着。

“噗呲”

陈立农身后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蔡徐坤的右胳膊肘靠在左胳膊上,右手正捂着自己的嘴想要抑制住自己的笑声。

嗯,不错,今天的物理学的不错,知道用控制声源处的方法来抑制声音的产生。然后某陈姓家教傻傻地把自己想的给说了出来。

噗呲声更大了。

某农陷入了沉思。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你是笨蛋吗,捂嘴是人的正常反应好嘛”蔡徐坤看着呆滞的陈立农,又忍不住说了一句“这点常识都没有,你是学傻了还是把自己给教傻了。”

“对哦”陈立农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瓜,一脸恍然大悟。

“三杯鸡网上有教程,你还有两个小时,还是老规矩。”还没等陈立农开口,蔡徐坤早已落荒而逃。

只留下陈立农一人喃喃自语“这人怎么老是忽冷忽热的……”

而此时的蔡徐坤站在自己房内自嘲道“别忘了你坚持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还有一个月,可别在这时候前功尽弃”

他收起自己多余的情绪,又回到最初的那个他。

噔噔噔,陈立农在门口喊道“蔡徐坤,吃饭了”

咔哒,还是那道沉寂的开门声,那人的眼里又是无光,单调的字音回答着“嗯”

站的越高,看的越遠,摔的越慘。